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南县文化>湖西文艺

西行漫记之——敦煌走鸣沙 南县 周剑民

2018年09月16日 浏览量:95 来源: 作者: 周剑民

西行漫记之二

敦煌走鸣沙

敦煌,在中国的历史文化名城中,算不上宏伟,但名字如雷贯耳。如果你饶有兴趣,去翻阅一下历史,敦煌会让你感到莫名的惊讶与震憾。

我从历史的教科书中知道,敦煌的历史辉煌而久远。从汉代开始,她就是我国中西交通的枢纽,丝绸之路上的咽喉,对外交往上的国际都会,管辖西域的军事重镇。在中华民族灿烂的历史长卷中,敦煌书写过重要的篇章。

据史料记载,在距今约4000年前的上古时期,敦煌就有我们的先民在这里生活劳作,繁衍生息。夏、商、周时期,这里就有西部少数民族羌戎人居住。秦汉之际,雄踞漠北的匈奴崛起,从西汉武帝时期开始,经过长年征战,迫使匈奴远循。从此,敦煌揭开了历史上开发的新篇章。张骞出使西域,开通了影响深远的丝绸之路。到西汉末年,敦煌经济获得快速发展,同时,战略地位日益提高,中央主管西域事务的重臣长驻敦煌,于是,这里便成为统辖西域的军政中心。

此后,虽经更朝迭代,敦煌的政治、军事、文化、外交和商业地位此消彼长,但中央政权从未疏于敦煌的掌控和管辖。直到新中国成立,敦煌才获得了新生。特别是近年来,敦煌成为了“一带一路” 这条金色巨龙的口中之珠,熠熠生辉,吸引着世界的目光。

历史曾有过这样的巧合:早在一千多年前,一代又一代的杰出画家,就把飞天的梦想绘制在莫高窟的壁画上。2003年,“神州五号”飞船,就在与敦煌咫尺之遥的酒泉发射,开启了中国人的太空之旅。

我们这次到敦煌,虽然只有短暂的两天,但敦煌待我不薄,她敞开心怀,迎接了我们这些远方的游子。我走进了莫高石窟,目睹了嘉峪雄关,欣赏了大漠落日,远眺了暮色山峦,探访了特色农家,品尝了异域佳肴。然而,最让我怦然心动,心驰神往的是骑着骆驼上鸣沙山。

刚走进鸣沙山的景区,老天爷就给我们来了一个下马威:空旷的沙漠里,感觉不到一丝的风,金黄的沙粒在阳光的直射下,热浪滚滚,整个身子就象在洗桑拿。不一会,每个人的脸上都淌满了汗水,衣也是汗涔涔的,与刚旅行过的青海西宁的凉爽相比,有着天壤之别。但一看到优雅地行进在鸣沙山里的一队队,一行行骆驼,我们又感到暑气顿消,跃跃欲试。

在通往检票口的栅栏里,我们经过漫长的等待后,终于被叫上了号。鸣沙山的骆驼由当地的牧民各家饲养,每天牵到景区服役。按照景区的规定,每家每户的骆驼统一编号,五六匹骆驼编为一组。我们几位被安排在同一个驼队。我骑的是一匹棕灰色、额头上带有白色条纹的骆驼,看上去,这匹骆驼膘肥体健,正值盛年。见我到来,它先是友好地点了点头,然后立起前足,让我顺利地骑了上去。在骆驼主人、一位健壮小伙的使唤下,领头的骆驼昂起头,朝鸣沙山顶迈开步伐,其他的几头依次排队,象一支训练有素的巡逻之旅,优雅地向鸣沙山走去。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骑骆驼,而且是在举世闻名的敦煌鸣沙山上,心中有不可名状的新鲜感和自豪感。我儿时曾有过丰富的骑牛的体验,给放牛放牧时,常常用手把牛的两只角掰下来,然后踩着牛头,一声口令,牛就顺从地抬起头,我便纵身一跃,骑上牛背。牛的身体很滑,除了有一根牛绹可拽在手中之外,再无物可依,因此,骑牛摔跤是放牛娃的家常便饭。而骑骆驼的感受就不一样,骆驼不但有两只驼峰,而且还挎着鞍子,人骑上它,不仅安全,而且活动自如,毫不费力。骆驼不仅形态优美,而且步履悠闲,十分的绅士。尤其是脖子上吊着的那只小巧玲珑的驼铃,更显雅致。随着骆驼的脚步,驼铃便发出淸脆悦耳的响声,在空旷的山谷里回荡,犹如天籁之声,又似山泉之响,加上骆驼行走在沙粒上,脚掌发出的有节律的摩擦声,仿佛使人在欣赏一场传承古今,思考未来视听盛宴,让人感到格外的心旷神怡。

登上山顶,我骑在骆驼之上,登高望远,鸣沙山的底下,就是那声名赫赫的月牙泉。从此处看月牙泉,就象金色酒杯中的一滴清洌琼浆,犹似美女眸中的一汪相思玉泪。泉的四周是圆润的沙丘和涌动的游人。远处是绿树环抱的敦煌古城,若再向更远的地方眺望,只有灰蒙蒙的一片,那便是茫茫戈壁,无边无际,无声无息。此时此刻,我不禁思绪万千,感怀先人。唐代边塞诗人就曾发出过喟叹:“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是什么力量把他们吸引至此,南征北战,金戈铁马,开山凿石,垦荒造林。把动乱的边关,变成稳固的疆土,让不毛之地,成为塞上江南?我也为敦煌的今天骄傲,处处葱茏,满目生机,以旅游带动经济,以建设促推发展。我更为敦煌的明天憧憬。在改革开放,合作共赢的世界大格局中,敦煌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一带一路”让古老的文明古国重放异彩,把世界的目光吸引至此。敦煌如一艘巨轮,风正一帆悬,整装再出发!

  • 责任编辑:秦 俊
  • 审  稿:李 辉
  • 签  发:姚 伟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