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南县文化>湖西文艺

西行漫记之——平遥逛夜市

2018年09月16日 浏览量:172 来源: 作者: 周剑民

西行漫记之三

平遥逛夜市

我与平遥神交已久。

早在20年前,我读余秋雨先生的散文集《山居笔记》时,在“抱愧山西” 一文里,就读到了有关平遥的描述,文字行云流水,读来触手可及,极具诱惑力。从那时起,平遥古城在我的脑海里就定格为一座古香古色,神秘莫测的千年古城。

平遥古城是此次西北之行的最后一站。从地理位置来说,山西不属于西北地区,平遥更处于晋中,只是因为旅游线路的方便,才把它硬“拉”了进来。由于列车的晚点,本可在下午六时左右就可抵达平遥的,结果推迟了足足一个小时。所幸的是,夏季的平遥,和我的老家处在同一经度,白天时间比较长。下了火车,天还没有暗下来。在夕阳的余辉里,偌大的平遥古城显得格外的富丽堂皇,多彩多姿。城墙高高耸立,街市星罗棋布,交通车水马龙,游人川流不息。一看就知道,平遥是一片繁华富庶之地。

草草地吃完晚饭,我们便来到了投宿地点——平遥古城内的昌运昌客栈。这是一栋有着二百年历史的老宅院,青砖灰瓦,雕梁画栋,带有显著的山西晚清的民居建筑风格。宅院分上下两层,两端各伸出有厢房。走进客栈的大门,就可看到一个大照壁,上面还用电光影印出一个大大的“魁”字。我揣摩,应是意取为“首”、“第一”,可见客栈的雄心和霸气。从照壁往里走,是一个十米见方的庭院,花木扶疏,桌椅俨然。置身其中,既可休憩,也可观花。据屋主人介绍。这本是一栋民宅,由晋商三兄弟合建。后来兄弟老了,子嗣去外经商,各自发达,在外安居乐业,这个老宅院便闲置下来,交与远房亲戚打理。近几年,平遥的旅游持续升温,来这里旅游的人络绎不绝,旅店供不应求。于是,当地的旅游部门找门来,想把这些闲置的住房,改造为客栈,实行统一管理。这样,既可缓解旅馆紧张的矛盾,又可让游客入住客栈后,有居家的感觉,还能随时出门游览古城景色,可谓一举数得。

我从一楼的服务总台取来房卡,然后上二楼开了房。房内的陈设虽然简单,但十分干净卫生,让人颇感舒适温馨。我草草地地收捡洗漱之后,便走出客栈。拐出一个直角,就来到大街上。

从设于城门边的平遥古城的交通导引图上,我了解到,整个城池由纵横交错的四大街、八小街、七十二条蜿蜒巷构成。而南大街为平遥古城的中轴线,北起东、西大街衔接处,南到大东门(迎薰门),以古市楼贯穿南北,街道两旁,老字号与传统名店竞相林立,是最为繁盛的传统商业街,我们的脚步不知不觉地开始从这里丈量。对大街上的每一个门庭仔细打量起来。这一打量不要紧,才两三家,我们一行就己被一种从未有过的气势所折服,这实在是一条古老而又神奇的街道,虽然不是很宽阔,但精致的屋宇接连不断,森然紧凑的围墙遥相呼应,考究而有个性的招牌,在灯光的辉映下,闪闪发光,其中还不乏老字号,名牌店。经过一二百年的风风雨雨,看上去略显陈旧与苍老,但风骨还在,风韵犹存,竟然没有丝毫的破败感和潦倒感。我看过不少的民居与商铺,许多与之年岁相仿的门庭宅第,不是蛛网虫窠,就是墙坍瓦落,而这里的商家却依然生机勃勃,生意兴隆,让人不得不佩服平遥古城的商业鸿基与文化魅力。

悠长而紧凑的商业街不允许任何车辆驶入,这是平遙古城一成不变的老规矩。因此,街道既显宁静,又很卫生。经商的主人,或文质彬彬地招揽生意,或悠闲自在地喝茶品茗,要不听一段戏曲,打发夜晚的时光,总之,从街头到街尾,听不到吆喝声,叫卖声,这只有平遥才能做到,也许“酒好不怕巷子深”吧。凭借多少年,多少代铸就的“金字招牌”,不愁顾客不登门。

漫步在熙来攘往的街道,我闻到了一种特殊的味道:甜中带酸,酸中似乎又夹杂着一点香,我特意作了几次深呼吸,顿感提神醒脑,步履飘然。我不得其解,就近走进一家陈年旧铺。店主是一位蓄着小山羊胡子的老者,见我一脸茫然,正启齿欲问,他笑着指了指自家油光发亮的招牌,然后解释道,这是醋和酒在空气中勾兑出来的味道,这也正是我们这条街的“无字招牌”。走进他这家专营当地酒和醋的店子,见我仍作思考状,老者进一步补充道:这味道不但好闻,而且杀菌祛湿,整个古城之内,伤风感冒的很少。听完老者的介绍,我不禁惊异于这神奇之气。走出店门,顺着老者手指的方向,我发现挨挨挤挤的铺面中,隔三岔五之间,就有一家专买醋和酒的!

大凡一个旅游城市,都是以“色”诱人,平遥也不例外。当然,这个“色”是指特色,比如特产,美食等。平遥有“美食之都”的美称,象熏肘,叫花鸡,醤梅肉等等,久负盛名。一种简单的面食,在平遥人的手里,就象变法似的,能做出几十种花样来,并且只要一说出名字,就如雷贯耳,且非平遥莫属。不过,最吸引我的还是平遥的牛肉,当地人有句口头禅:不吃平遥牛肉,枉来平遥旅行。关于平遥牛肉,我之前只是道听途说,说平遥的牛不是杀掉的,而是渴死的。宰牛前先把牛赶到生有大火炉的屋子里,地上放着大盆盐水。牛出汗后,口渴难耐,便痛饮盆中盐水,越渴越饮,越饮越渴。牛身上水分不断蒸发后,盐份便吸收在牛体内。如此这般,牛肉格外醇香可口了。

来到平遥后,当地的导游特就此事正名,说那样做既野蛮,也有悖常理。平遥牛肉先是宰杀时就有绝招,而且秘不宣人。更为独特之处,在于腌制工艺讲究。一头牛的肉,冬天切成十六块,春夏秋三季常切成二十四块,然后撒上当地产的硝盐,用手充分揉搓。之后,入缸腌制。入缸的层次更有规矩,不得乱摆。待到入锅烹煮时,用的是特制的深筒式铁锅,用水也有讲究,添的是平遥城里井中的咸水。火候掌握有分寸,先旺再弱,一般需十二小时。平遥牛肉煮制最突出的一点即白水烹煮,从不加任何佐料。既保持了本色,又突出了原味。吃起来软而不酥,肥而不腻。

有了导游的推介和怂恿,我们早已口舌生津,垂涎若滴了。趁着街上还有斓珊的灯火和稀疏的夜行客时,我们慕名走进了一家小有名气的夜宵店。点上一大份牛肉,佐以面食和啤酒,大块朵颐,好不快哉!走出店门时,个个成了红脸“关公”,好一幅“月光如水,酒醉微醺”的群丑图!

好在平遥古城之内的街道既宽阔平坦,又四通八达。要不我们真的有点“醉时不识归家路”了!

回到客栈,已是晚上12点,今晚就好好休息吧!眀天的平遥,象一位多情的女子,正梳妆打扮,与我们笑脸相迎呢!

  • 责任编辑:秦 俊
  • 审  稿:李 辉
  • 签  发:姚 伟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