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南县文化>湖西文艺

冬夜窈窕

2018年11月29日 浏览量:112 来源: 作者: 湖北 熊荟蓉

冬夜窈窕

文/熊荟蓉

今晚月色正好,月下桂树正好。桂树上新长出的光阴,还可以采绿。

下弦月,小凉风,长亭更短亭。我口红鲜艳,额头荒凉。一只细瓷碗,盛接从远方赶来的甘露

立冬了,小雪了,大雪了。冬天不懂节气的歌谣。你有你的风花雪月,我有我的冷面热肠。若水,若烟,若一片无根的花瓣。光阴造成的错觉,且酩酊。

偶然亦必然,一颗星拯救的黑。沸腾如泪,我陷进我的滚烫里。找不到来路,找不到出口。“所有的文字都是用来误读的,所有的情感都是为了被误解……”

冬夜窈窕,古装的爱情。黑白静默,天下有华灯竞放,我只取一盏。一盏灯的微光,也是用来辜负的——传说中,真爱是绝壁上的莲,终年积雪。

雪天,是你的生日

今天的树木是素描的,今天的云层是低调的,今天的雨溅不起一朵水花儿。今天的我,看什么都远了。今天,是你的生日。

今天,我不想借北风的口,说出人生的寒。雪花还在路上,我想要把天空扫净。想要造一首诗,自由地呼吸。想要泡一壶茶,舒展胸中的块垒。想要截住一段琴音,托运到你微醺的窗前。

过去的一年,不太平。我提着自己,摇摇晃晃。如今,我的忧伤已经散场。所有的灰烬,都安抚成文字。我还活着,并且草木葳蕤,花开不熄。

现在,我学着你在水上种白云,在沙滩上葬往事。风再大些也不怕。心平气和,所遇皆是佛陀。

雪的献辞

文/熊荟蓉

我要为我的冒失,向加速枯萎的草木致歉,向停滞不前的河流致歉,向惊慌失措的人间致歉……

我摘下一千顶一万顶小白帽,对一千个一万个人行礼。我一千次一万次地俯身,额头抵住大地的脚踝。

你会发现,我是回家的炊烟,是失血的记忆,是时间开在空间上的花朵,是你似曾相识的恋人。

与分手相关的只有一句话,与重逢相关的却是漫漫长夜。现在你该知道,我有最纯粹的手指,有最干净的心,我的每一片羽毛,都在为你挣扎盘旋。我堕落人间,只是为了你。

我是雪,不约而至。我念着大段大段的佛经,我的微笑是莲花做的,我用今生最脆弱的语言倾诉,关于前世,关于来生。

雪一次次尝试开花

这个冬天是缓慢而悠长的。我打开一层一层的心,和心里一圈一圈的涟漪。

半个月亮浮上来,半个月亮,正好用来扮个鬼脸,哭,或者笑。

雪一次次地尝试开花,一次次地尝试结果。它一次次俯下身子,一次次羽化我心底的忧伤。

天空一尘不染,大地一尘不染,雪和白银一样,哗哗作响。

煮一些文字,焚烧至沸点。举杯的手,却一抖再抖。撑一支长篙,向夜色更深处漫溯。偶尔的鸟叫是饥渴,是柔软,是尖锐,是一些深植在骨髓里的刺。

夜是有尽头的,我对自己说。夜是有尽头的,我一遍又一遍地对自己说。

细雪如心,且缱绻

换上月白的衫子,就没有谁认出我,以及我眼中的灯盏了。

我跟着雪花姐姐走,我跟着雪花妹妹走。我迈着细细碎碎的脚步,没有谁知道我细细碎碎的心跳,和渴念。

我用细细碎碎的嗓音喊着流水,喊着草垛,喊着迷失的炊烟。我就是喊不出那在心口翻滚的,你的名字。

我歌,我舞,我翩跹,我流转,我为你开成一朵花的样子。六瓣的明媚是他人的,一蕊的忧伤只为你。

我渐渐有了小小的醉意,小小的迷茫。我渐渐脱离了幻觉,我以为度过了劫波,你会来。

我有一帘幽梦,只想与你同徘徊。我有一纸江山,只愿与你共蹉跎。

你不来,我只是一朵低飞的雪,在时间的漫漫荒草里,在空间的茫茫无穷处。我将心碎成千丝万缕,千点万滴。

我最后会静静地枯萎在泥土,就像终于,能疲倦地偎依在你的怀里。

雪之影像,光之流年

下雪啦!

我循着声音,就见到了窗外,一片白的光芒,在复制、震颤、蔓延、坠落。

没有意外,没有惊喜,甚至,没有一点儿兴奋。春夏过后是秋冬,叶落之后是飘雪,这只是时序。像盐,撒进汤面里,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在凌乱的时空中,我看见曾经的雪,是一场沸沸扬扬的花事,是天与地之间的经典对白,是梦,有着不合逻辑的纯度与张力。我看见一个红围巾的姑娘,那是曾经的我。

曾经,我用雪花的手指,写下许多干净透亮的诗行。

今天,雪还是从前的样子。从我身上逃逸的那些雪花,却不知在谁的记忆里闪光。今天,多少人已从生命中走远,我还在这里。还在这雪地里徘徊,一任心头的白,无边无涯。

今天,我不想用一片雪花来滋补身体,不想用两片雪花来烹煮爱情,不想用三片雪花来安顿睡眠。我只想在这一地寂静里,忘了雪的存在,就像终于能忘了,一个人的存在。

雪花与烟花的质地是相同的,爱与生命,也一样。

雪夜,蹄声归来

跟着感觉走,跟着白马飞,跟着心的潮水不断地向前推。今夕何夕?今夕,我不懂那么多江湖规矩。灯火这么近。雪这么近。梦中的人,这么近。

太平的盛世,烟火的年关。雪花济济一堂,众生齐举杯。我们小口小口地啜饮,千杯不醉。你舞你的流星锤,我酿我的桂花酒。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唱不尽阳关三叠,直把你乡当我乡。

往事随风,岁月静好。北风熟了,月亮熟了。尘世有多么大,你就有多么大。缘分有多么小,我就有多么小。

请不要再说滚滚红尘你已把东风喊破,请不要再说花花世界你已将琴弦虚掷。你有天庭能跑马,我有地角能系舟。雨夹雪算得了什么?若所有的挣扎盘旋只是为了遇见你,我要对所有的风雪鞠躬行礼。

踩着云雾,日子头重脚轻。雪夜,蹄声归来,所有的花都开了,乾坤满满都是清气。

今夜,醉成霜雪在人间白头

我相信雪花与雪花之间有邀约有顾盼,我相信一切的飘荡与流逝都完好如初。一个愿意把脸埋在雪里的人,连泪水也轻如羽毛。

旧情新欢,融掉的骨头发不出一声叫喊。

往事轻轻浮起,缓缓落下。长相思变成了长相忘,回首本茫茫。雪一来,脚印就变成了道路。

点燃一枝梅,在辘辘的宫车道旁。风口上你的影子,草草逃散。

这么多的雪花,哪一朵愿意跟我回家。眉间心事镜里夕颜,相拥即相别。

白衣夜行的旷世神医,以温柔的指法,安抚尘世的创伤。缘分的罅隙,你薄薄的礼帽,一再露馅。

白马飞入芒花的教堂,寂寞倾城。红泥暖炉,拯救不了墨渐晕染的命运。今夜,我以银碗盛绿蚁,醉成霜雪在人间白头。

  • 责任编辑:秦 俊
  • 审  稿:李 辉
  • 签  发:姚 伟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