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南县文化>湖西文艺

远 行

2018年12月05日 浏览量:66 来源: 作者: 陈新铸

母亲要远行。

我该为母亲准备怎样的行囊?我茫然。

梦中老梦见天国的父亲,老人家告诉我已为母亲建好了新居,那是他们未来的家。

母亲倒床己多日,日惭消瘦的母亲,顽强的与病魔抗争。老人家不忍离开这热闹的世界,不忍离开白发渐生的子女,她不愿与父亲同去,不愿与父亲同住那陌生的冰冷的新居。

(一)

母亲是苦难的。外婆娘家是大户,嫁到外公家时有丫鬟随嫁。同为大户的外公未及成年,家底已被同族的父辈差不多败光。母亲出生在安乡街上,外公有一座食品小作坊,一家人生活倒也衣食不愁。公私合营后,小姐出身的外婆告诉子女们,城里的日子不好过了,我们回乡下去,那里有一排大瓦房,有几十亩农田,那里的日子可舒适呢!

乡下的日子苦了一大家人。不会操持的外婆也在烟熏火燎中失明(双目失明的外婆活到了100岁),从此个子矮小不会农作的母亲和她的姐姐帮衬着不善农事的外公,担起了一大家人的责任。冰天雪地里,外公带着他的两个女儿挖湖藕;炎炎烈日下,外公和他的女儿们在齐腰深的湖田里劳作。冰冷刺骨的湖水造成了外公和女儿们的骨头损伤,造成了不到花甲的外公壮年早逝,也造成了母亲和她的姐姐终身骨头痛疼。

(二)

父母的姻缘颇为传奇。

父亲的祖父是晚清秀才,早年婉拒过荆州府当师爷的邀请,长年在南华安一带教私塾。有一年冬天,在母亲爷爷家当塾师的老爷爷与东家共享酒宴酒足饭饱后谈起了家事,当场将1岁的母亲和3岁的父亲连了姻并互换了生辰八字。

父亲和母亲见面还是荆江分洪工程。54年的大水淹没了农田,少得可怜的食物怎能度过漫长的冬季和春天。为填饱肚子,伯父带着尚未成年的父亲伙同一班壮小伙到荆江分洪工地做苦力。路过官垱时,伯父想起了弟弟的婚姻,于是一班人到了外公家。当时还算殷实的外公接待了女婿一行,牵手十多年从未谋面的父母终于见了面。从工地到父亲老家,一年的时间有过几次往返,因为农忙必须回来,农闲才能外出做工。外公家是父亲往返的必经之站,自然也成了往返落脚之处。高大英俊的父亲毫无悬念的成了母亲的最爱。

刚过16岁的母亲就嫁给了父亲。那是怎样的一个家呀?公公是秀才爷的满儿子,志大才疏的公公热衷做生意,且做一次亏一次,没到解放就将秀才爷留下的积蓄消耗殆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债台高筑的爷爷硬是靠借债建起了六间大木房。房子是气派了,可一家老小的日子就过不下去啦。新婚的父母就这样从大家族中分了出来,除了两间房什么都没分一个的父母背上了建房的债务,直到六十年代中期才还清。

(三)

母亲18岁生了我姐,十多年间,生育了我们6个兄弟姐妹。

母亲是辛劳的。在那个拼工分的年代,母亲学会了所有农活。农忙季节,个子矮小力量单薄的母亲靠中午不休息夜晚延长时间,硬是在同龄妇女中抢得高工分。每年的双抢表彰年终总结,母亲都能得到大队的表扬,领回一张奖状,有时也能领回一块肥皂或者一条毛巾。

好强的母亲喂猪也颇有成就。记得那时,每年家里都养有2头猪,一头交肉食站换钞票,一头过年杀年猪。在那个物质高度匮乏的年代,我家每年杀年猪成了同村一道风景,也羡煞了儿时小伙伴。

我不知道矮小的母亲哪来那么多的精力!雨后小沟边,她去撮虾子抓泥鳅;夜晚黄昏后,她和父亲一起去干沟渠抓小鱼;昏暗的煤油灯下,母亲还在纳袜底做鞋子……

贫穷的家庭里总是洋溢着满满的爱,母亲用她的行动感动着我们,伴我们走过童年,走向成年。

母亲的6个孩子,二儿子仅3岁就夭折,工作后的大女儿回老家生孩子难产早逝。几近崩溃的母亲承担了常人难以承担的痛苦,一直走到了今天。

(四)

父亲走了,55岁的年龄,带着不舍与无奈。53岁的母亲似变了一个人,从此洒脱了。

儿女们都成家了,都孝顺着母亲。母亲年轻时一身的病痛折磨着她,20多年来,逢阴雨天,膝腿部腰部痛疼难忍,母亲老说是小时候湖水浸泡落下的病根。

母亲一生与人为善,大事小情从不与人争吵。母亲老了后,喜欢打点小牌,在妹妹住的街道上买点小码。牌场老板,一起打牌的老人都喜欢老太太,一是老人家牌虽打得小,但钱出得爽快,不发输火,二是母亲随和,别人发点脾气啥的母亲都能接受,且能一笑眠恩仇。

(五)

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今年国庆节后,母亲痛病发生了变化,右手痛到瘫痪。我们夫妻将母亲接到医院,照片,CT,一系列检查后,医生确认为腰椎间盘突出压迫神经,在医生建议下做了十天理疗。效果很明显,每一天都有变化。欣喜之下的我被高兴蒙蔽了头脑,在医生分期疹治的建议下母亲回家休养。

也许我未重视,也许母亲病到极致。十月二十八日,我孙子4岁生日清晨,弟弟的电话催我回家,电话那头“妈病危”,吓坏了刚买菜回家的我,六神无主匆匆忙忙,无视孙子陪她过生日的哭声,夫妻匆忙赶回了老家。妈清醒着。两天两夜水米不沾的人,终于喝了一杯水。我劝慰母亲,“能喝水了,身体就好了,我们到县城上省城,治好病长命百岁“。

母亲同意了,救护车到了县城。内科骨科综合诊疗,给了我们当头棒喝,孝顺的子女们才终于知道,妈所说的骨痛老病变成了癌症转移……

(六)

“子欲孝亲不在”,古训夜夜敲打着我。父亲临终交代“好好照顾好你娘”言犹在耳。三十年弹指一挥,近万个日日夜夜,母亲时时记得我。我辗转乡村终不成才,但我时时不忘母亲。我尽其力终其心,和爱人孩子一起,孝敬着老人,近万个日日夜夜。

母亲倒下了。不甘?不舍?还是无尽的依恋?娘啊,一辈子不争不抢无欲无求的娘呀,还有哪些您想不通看不透的呀?

(七)

娘要远行,天国的父亲多次进入我的梦境。父呀!带走我多灾多难痛苦不堪的娘吧,让她脱离苦难去享福吧!

我要为远行的娘准备行囊。准备什么?我不知道……

  • 责任编辑:秦 俊
  • 审  稿:李 辉
  • 签  发:姚 伟
更多